最新公告:
人类图腾太阳文化 天人合一宇宙文明
所属分类:太阳文化    发布日期:2014-8-22 9:38:06   点击次数:1300
 

    中国在世界文明古国中,是唯一没有中断历史的国家。这就体现在图腾生态文化学与社会历史学相关连而连续发展的历史。看,人类文化的历史只约20万年,而文化是人类对图腾生态环境的超肉体的适应系统,是图腾“智人化”阶段的产物。研究智人图腾进化的历程,按佛洛伊德《图腾与禁忌》引秘鲁学者马克斯朱勒所说:“图腾刚开始时是一种种族的标志,然后转变为种族的名称,接着转变为种族祖先的名称,最后演变为种族所崇拜的名称。”这也是由图腾神(氏族神)——祖先神(部落神)——到天神(民族和国家神)的发展历程。这种图腾实体演进的完整历程。在世界上,唯一与中国历史连续发展的“龙的传人”的宗教史相合。因为,西方历史中断而实行图腾宗教改革的天神及其犹太教、基督教,都是从虚无中产生构成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对立。这就与中国“天人合一”的价值观根本有别。瞧,在洞庭湖区,古今遗存的“南蛇变龙”的神农宗教“美女教”,就表明,龙的原形南蛇(即洞庭蚺蛇)图腾,从“血缘家庭”后期的早期智人阶段产生,连续进化到神农氏开创的农耕社会,演变为授时制历的农业保护天神(龙星),而称龙神(2),就形成了“天人合一” 的宇宙观。这图腾的系列演变,也体现为巫教象征系统发展的辩证思维律的产生。

    中国图腾社会的演变规律,就是张光直先生所说的“根据中国的上古史,我们可以清楚地、有力地揭示出人类变迁的法则”。上古中华文化传播全球的“天人合一”基因;包括“图腾——饕餮”的氏族标志,“仿蛇文身”的图腾化祖先,半人半兽神“人首蛇身”—“九首蛇”和升化为“羽蛇太阳神”等的演变进程,及其向环球传播的历史,就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已跻身于世界主流的辉煌。           

一、图腾——饕餮的起源及其世界传播

    图腾是一切宗教的起源文化那末,古今世界通用的“图腾”一词的界定标志是什么?它从何起源?

    据美国学者摩尔根着《古代社会》原释“图腾”一词,为美洲印第安语Totem的译音,有“亲族”和“标志”之意。现笔者考证,印第安部族是神农炎帝的族系,其部族图腾“羽毛蛇太阳神”,就是洞庭湖区智人的图腾——“有羽毛如髯的蚺蛇”,也称羽人。《世本》记“神农使歧伯作《本草经》”,汉唐有《神农本草经》,至明代《本草纲目》,皆有对蛇的《语源学》解析:“蛇字,古作它,俗作虵,其形委佗故名,有余、移、佗三音”,并说取象于“蚺蛇体大,行更纡徐”而得名。这是洞庭早期智人观察“巴蛇吞象,身长千里”,“蚺蛇长数十丈,大七八尺围,獠牙长七寸,头上有角”等的巨蛇形迹,启创出象形语言,而有余、移、佗三音。延至东汉许填《说文》中的“神它”,仍指神蛇,今黔东南苗族仍呼蛇—龙为nàn。于是,这蚺蛇类的上古音,余、移、佗三音,在智人时代的流传中,便合拼为“图腾”,即“饕餮”。印第安人的“图腾”,就是中国的“饕餮”。因而德国人类学家夏德着著《中国古代史》认为“饕餮一语,原系中国复音语系的古音”;卫聚贤著《中国史研究》认为“图腾为苗族语言”。流传历史的饕餮形象作“大眼巨口”或“戴角獠牙”,正是原始从蚺蛇“獠牙戴角”作模拟取象的氏族标志。

    张光直先生释“饕餮包括一切兽首纹”;《路史·蚩尤传》释“饕餮号蚩尤”,孙作云《蚩尤·应龙考》也以“饕餮即蚩尤,而蚩尤以蛇为图腾,其头作兽头,戴角獠牙,就是龙头”。传到美洲易洛魁人保存的一张6000年前用鹿皮彩绘的《蚩尤风后归墟扶桑值夜图》上的蛇发蚩尤,就是印第安人饕餮形象的祖先,印第安人、玛雅人、海达人的图腾柱上都刻有“獠牙阔口”的饕餮纹。佛罗沙《东亚美术史》认为“中国的饕餮为太平洋沿岸民族压胜辟邪的共同标志”,越南的黑泰族、印度的迦洛族、印度尼西亚的达岛人、澳地利亚的阿拉得人等的图腾柱,都刻有的“獠牙阔口”的饕餮神像,一脉相传。

    “图腾”——“饕餮”,本是从洞庭蚺蛇的象形语言起源,形成‘近音组合语’而传播世界文化的和合基因。然而,苏联汉学家瓦西里耶夫著《中国文明的起源问题》一书,却说“殷代浮雕中的饕餮纹,酷似埃及和苏美尔人所发明的图形……殷代的饕餮纹,起源苏美尔的原型”(3)。殊不知,中国的饕餮最早出现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如近年发现于福建平和县一件砾石人头像,浮雕出面部和头发,圆眼无珠[转载](和)第四章四篇 中华文化跻身世界主流的和合基因2010,上颔有6颗人牙,下颌有两颗大獠牙(4)。这件晚期智人的砾石饕餮像,与洞庭湖区澧县彭头山人在9000年前,用砾石雕成“大眼一对,鼻有双孔”的饕餮相似(5)。而后,至距今7000多年的绘画饕餮像,也出现在澧县城头山古城的汤家岗文化,及黔阳高庙、长沙大塘、辰溪松溪口等陶器上(图)。特别是高庙遗址陶釜肩部饰“獠牙珥蛇”的神农像,传到甘肃东乡马家窑期出土的两件獠牙人头形陶器盖,也有一条蛇从脑后蜿蜒上升。而器盖的人面至胸部又饰有“文身”的线条和八角星状纹,构成饕餮神像的文化标志。令人吃惊的是,随着神农一支的西迁,这种7000年前的“神农獠牙珥蛇”像,也与西亚乌尔王朝时期出土的“獠牙珥蛇”饕餮,一模一样(图)(6);马家窑的陶盖人头像,也出现在乌尔王朝公元前3000年的一件陶器上(图),其纹饰的相同特征,竟使西方学者C·亨策将二者比较之后,肯定“二者的共性是无疑的”,并又武断地,就比颠倒文化实际传播的向路,错误地说成“马家窑的塑像,应是美索不达米亚样品的中国变体”(7)。这就是本文应该改正的“西方传播论”的误失。

    渊源于中国洞庭智人的蚺蛇图腾,作为原始氏族“戴角獠牙”的图腾标志,形成了环球的传播系统。

二、“仿蛇文身”的祖先神及其世界传播

上古“仿蛇文身”,是洞庭湖区“南蛇变龙”进程图腾化的祖先神标志。

   《本草纲目》释“蚺蛇俗呼南蛇”,有“羽毛如髯”的蚺蛇科,包括蚺蛇、巴蛇、蟒蛇、蝮蛇等,都是考古文化中的龙形。原始人认作图腾祖先的化身,便是模拟蚺蛇和蝮蛇的斑纹及巴蛇、蟒蛇的鳞纹,在人体上刺划出花纹,再染上丹青,形成永不消褪的龙纹形象。延于后世,今海南黎族仿龙文身的花纹,仍称为“蚺蛇美孚”,也叫“美孚黎”,《方舆志》“生黎男文臂腿,女文身面”;又据《淮南子》记“九疑之南……民人被发文身,以象鳞虫”;《后汉书·地理志》记“越人断发文身,以避蛟龙之害”,这里说的“鳞虫”、“蛟龙”,按《尔雅·释虫》的“有鳞曰蛟”,就是以有鳞的蟒蛇、巴蛇为饰的。[转载](和)第四章四篇 中华文化跻身世界主流的和合基因2010《隋书·琉球国传》“妇人以墨黥手,为虫蛇之文”,其后裔泰雅族、排湾族等,都认蝮蛇中的百步蛇为祖先的化身,文身的蛇纹及其的菱纹、三角纹、曲折纹、半圆纹、网目纹等,均从百步蛇而来(8)(图),也饰在陶器上;传到太平洋地区,婆罗洲Kayan族象台湾土著仿蛇文身,也以百步蛇的三角形班纹为主,而演变出各种几何纹;迈克罗尼亚岛民女性生殖器上边刺绣三角形纹,与台湾土著文身的花纹相同。环太平洋地区从印度、泰国、日本到澳大利亚都盛行着文身艺术。文身风俗的相同表同图腾族缘的统一。

    追溯“仿蛇文身”的起源,《资治通鉴纲目》说“文面始于有苗”。实际上应起源晚期智人饕餮氏——羽人的图腾化身,至“有苗氏”——神农炎帝初开的农耕社会就已盛行“文身”了。如“神农,有颜似龙”(《诗含神雾》),“炎帝·人面龙颜”(《荆州记》),至“黄帝,日角龙颜”,“颛顼,有文如龙”(《拾遗记》),“禹时,断发文身”(《论衡》)。我们根据杨振斌先生从文身工具研究去追溯其源头,他认为“文身通过‘刻(刻画)’、‘刺(凿)’、‘黥’、‘点’等手段,就需要针、锥和刀类工具,河姆渡出土的管状骨针,大汶口文化江苏邳县大敦44号墓出土的6枚骨针和一些骨锥,放在一幅龟甲内,就是巫医文身的工具”(9)。笔者发现,这些文身的工具,早在神农氏发明稻作农业一万四、五千年前的洞穴遗址,就已集中出土,如湖南道县玉蟾岩洞、江西万年仙人洞,下至1万余年前的广东英德牛栏洞、广西邕县顶狮山洞等,在出土的骨石器中都以针、锥、凿、刀为大宗(10)。这就印证了刘锡诚先生在《中国原始艺术》一书所说“文身起源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论点。到了新石器时代9000年前,湖南彭头山文化黄花岗遗址至皂市下层的陶器,便已盛行有关“文身”的锥刺纹和戮印篱点纹,并直接形成了7400年前用戮印篱点纹组成的长沙大塘和黔阳高庙陶器上的“文面獠牙”像(图)(11)。而且它的传播,又出现在六、七千年前的江苏连云港将军岸岩画、安徽蚌埠双敦遗址,陕西半坡遗址及内蒙古白岔河岩画等,文面神像一脉相传(图)。这也表明了“文身黥面”氏族流迁的线路,他们由内蒙古走过亚欧草原,到达了西方世界。

    据美国学者H·G威尔士着《文明的溪流》一书记载:西亚早期发现的“文身”氏族,就是1.2万年前迁居在西班牙南部的河济尔山洞里,绘有“头戴羽毛手持弓箭的岩画羽人,称为阿济尔人”。他说“阿济尔人在西班牙南部转移时,就在北非、西亚最早定居下来,开始耕种和驯养家畜”,他们奇妙的风俗就是“文身割体”(12)。这种羽人“文身”的考古实例,也见于欧、非各地,1991年在意大利锡米拉温冰川融化之后,发现了引入注目的“冰人”,这个大约在5300年前死于该地的人,刺有蓝色的“[转载](和)第四章四篇 中华文化跻身世界主流的和合基因2010文身”标记,包括背部的3组线条,右踝骨上的另一组和左膝盖上的一个“十”字;在埃及和苏丹不时发现有“文面”的女性木乃伊,其历史可追溯到4000年前(13)。据南非《新非洲人生活杂志》1993年3月连续报导:英国作者戴维·布拉德努姆深入埃塞俄比亚深山探险,对古来“文身”的苏尔马人进行了采风制片,留下了白人与“文面人”的照片,苏尔马人现有6万人,他们“文面”的花纹,明显是蛇纹的象征(图)。

    炎帝族的印第安人以羽蛇为部落图腾,也以羽蛇模拟“文身”。在墨西哥拉文塔城矗立的奥尔梅克人的巨大石雕神像、在玛雅科潘城羽蛇神庙前矗立的太阳神人头像、在印加太阳庙下的王国太阳神偶像,都似有“文面”的迹象。据钱瑜《印第安人的衰落》记载:现存于巴西亚马逊丛林中的乌鲁埃乌奥奥部族,只有300多人,他们的“文身”习俗,至19世纪80年代“女子结婚一般在12岁左右,只有‘文身’之后才能生育子女”。

    渊源于中国洞庭湖晚期智人的“仿蛇文身”,作为图腾祖先神化身的标志,形成了环球传播的系统。

三、半人半兽神:人兽蛇神—“九首蛇”及其世界传播

    半人半兽神:“人首蛇身”演变为“九首蛇(龙)”,形成了进入文明社会的神人系统。

    文化人类学家朱狄著《原始文化研究》说:“图腾文化为文明社会的进化开辟了道路,它标志着原始人的时代向半人半兽的英雄时代和神的时代之间所作的推移。”中国原始先民“南蛇变龙”进程中,在“图腾化身”之后的“半人半兽”神——“人首蛇身”,演变为“九首蛇”,他们产生于“英雄创世” 时代的文化英雄,都是“人面蛇身”的。并且随着神农炎帝农耕社会的繁荣和图腾亲族联盟的扩大,而神贯九州之地,于是“人首蛇身”神又演变为“九首蛇(龙)”。这就龙在西方“半人半兽”神系之上,而更高发展为特有的“九首蛇”神人形象。

    据中国史记载:“天地开辟,有九头纪”,即“人皇氏,为龙身九头”(《春秋命历序》)(图):“炎帝,人皇龙身九首”(《雒书灵准听》):“蚩尤之君,有九九八十一个兄弟(氏族)”(《史记》);有“共工霸九州,相栁蛇身九首,以食九土”(图)(《史记》),至楚国之际,《衡湘稽古·序》“南岳祝融峰,昔楚灵王时,融顶崩,获龙身九首之图”。传到东北,赫哲族传有木雕“九首蛇”图腾柱。这“九首龙”就是汉代南阳画像石上的“九首龙”(图),也是唐代武则天皇陵无字碑上象征皇权神化的“九首龙”。追溯“九首龙”的生物原型是什么呢?《楚辞·离骚》说“雄虺九首”,蝮虺蛇属洞庭蚺蛇,明代肖从云作《离骚图》的“雄虺,其首尾为蛇形,分叉为九首,皆口中喷火”(图)。以上以九首蝮虺为图腾的姜姓族团:炎帝、蚩尤、共工、相栁等,他们是雄踞天下,并传播“天人合一”文明的灵魂。

    “九首蛇”是创世应变的多头蛇,并环球流迁,与异国土著图腾从斗争到通婚融合,成为创世的主神。据英国神话学家艾恩斯著《神话的历史》(14)所记载:“九首蛇”流迁在东亚地区,日本有“八首龙”,英雄佐须之男,从天上来到日本出云国,就与八首蛇搏斗,后来英雄的后代太阳女神天[转载](和)第四章四篇 中华文化跻身世界主流的和合基因2010昭之孙,与龙女合婚,生下了第一代天皇,称为神武天皇,年在公元前660年;柬埔寨有“九首蛇”,竖立于吴哥石窟大厅前的巨大石碑上,“九首蛇”的英雄雕像,昂首向天;印度有“多头蛇”,印度的拉加蛇有五个到七个头,在吠陀文化的创世中,太阳神湿婆、天神毗湿奴和佛祖如来的诞生,有“垂下多头为盖的阿漫达九首蛇”;澳洲岛国有“多头蛇”是创世者的保护神,祖先阿萨姆曾在漫游中化身为蟒蛇,开创了一个新的世界。

    “九首蛇”,又是图腾祖先化身的蟒蛇、眼镜蛇,它们向西方世界流迁的线路,据张光直先生《人类考古学隋笔》一书认为,还在15000—18000年前,出现在西北利亚伊尔库茨克附近的马尔它遗址,是中国文化西传的第一站,该遗址从猛犸象骨架的“半地穴”小屋中,出土了用20个猛犸象牙骨括刻成的女人裸像和3条眼镜蛇。眼镜蛇部落越过亚欧草原向欧、美地区的流迁,据艾恩斯《神话的历史》记载——

    希腊、罗马有“七首蛇”。神话说,与天神宙斯争夺宇宙统治权的堤丰大神和许德拉水神,都能变出七个头、九个头、100个头不等,是英勇善战而砍头不死的英雄,每个被砍的蛇头,又能立即冒出无数个能喷火制敌的蛇头来。见于希腊公元前2000年的神庙,出土[转载](和)第四章四篇 中华文化跻身世界主流的和合基因2010一枚“七首蛇”的印章画面,在前后围攻的战斗中,依然在蛇口和蛇背喷出火来(图)。

    西亚苏美尔人有“九首蛇”,在乌鲁克王朝时期,公元前3000年,在特尔阿斯马遗址,出土了苏美尔人精雕的印章,印章上刻有蜷体昂首的“九首蛇”,其前后有巴比伦的“马尔杜克之龙”(以狗)和巫师舞祭的场景(图)。

    埃及有“多头蟒蛇”和眼镜蛇,守卫冥界的是蛇脊上连着4个大胡子人头的巨蟒;眼镜蛇是下埃及女神埃狄俄的图腾化身,她与上埃及法老融合,所以眼镜蛇也就是卧于金字塔下法老墓葬面具的眉间,成为天神的标志。

    流迁至美洲地区的太阳神羽蛇,即“九首蛇”——眼镜蛇、蟒蛇,是天地大神的代表。墨西哥人称蟒蛇为水神。玛雅人在墨西哥建造的高30米的“库库尔干金字塔”,就是太阳神羽蛇的命名;在奇穷伊察古球场的两壁,浮雕有“九首蛇”——眼镜蛇,那是象征太阳巡天的球赛,失败的一方就要被砍头献祭给太阳神羽蛇,壁雕“九首蛇”的启示是:神雕的献祭者,被砍头之后,旋即又在颈部长出了七条或九条口中喷火的毒蛇来,象征献祭者在天国的再生和不死的灵魂化身(15)。

    渊源于中国洞庭晚期智人的半人半兽神:“人首蛇身”演变为“九首蛇(龙)”,象征“龙的传人”祖先神农炎帝部族在天国的灵魂,形成了环球传播的系统。

四、图腾神升化为授时制历的天神,形成了羽蛇太阳神的世界传播

    羽毛蚺蛇图腾升化为天神龙,与“圆丘祀日”制历相结合,演变为羽蛇太阳神,才有宇宙观的起源。在西方的图腾,由于外来移民图腾的斗争,都没有上升到全民族统一的天神地位,据埃及自己的史学家马湮托的记载,从美尼斯创立第一王朝起,历经3000年共26个王朝的历史,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统一完整的宗教体系(16)。西方的太阳神,包括埃及的“阿蒙”,苏美尔人的“安努”,希腊的“阿波罗”太阳神,都是出于人为的改革宗教而居于“人界”之上的天神。在中国,由洞庭智人的羽毛蛇图腾,经历一、二十万年的连续演进而升化的羽蛇太阳神,《易》称“日乘龙”。这与西方改革宗教中的太阳神根本不同的是,羽蛇太阳神,导致“太阳历”和“太阳人”崇拜的起源、导致绳纹陶祭器的起源和“日石文化”的起源,构成文明社会的主体因素及和合基因,而形成了世界传播的系统。

(一)“太阳历”和“太阳人”崇拜的起源及其世界传播
  
    羽蛇太阳神的由来,《易·干》云“日月乘六龙以御天,六位时成”,即神农炎帝观察日月巡行苍龙六宿,而有时成“太阳历”的产生。蒋南华着《中华文明七千年初探》一书,按《隋志》言“神农造天元甲子太初历”的甲方推算,真正的历元始于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甲日时合朔并交冬至的那一天(冬至在牵牛初度),即7037年,隋后“炎帝造八卦太阳历”,在距今6000年前。

    这是地处北纬27度的洞庭湖区,正是晚期智人观察28宿和北斗授时的最佳之地。[转载](和)第四章四篇 中华文化跻身世界主流的和合基因2010今出土于澧县竹马村呈“外圆内方”型的高台“圆丘”(高出地面六七米,面积25平方米),以及出土于江陵鸡公山下层用砾石石器围成直径4米的五个石圆圈,都属于三、四万年前的旧石器晚期(17),是观象授时的遗迹。进入新石器时代的农耕社会,按《通典》说“炎帝者太阳也”,他崇拜“日乘龙”的人格化,便有祭祀“太阳人”的出现。瞧,距今7000年前的湖北秭归东门头遗址,出的“太阳人”石碑,长1.05米,宽0.5米,上刻一个头顶光芒状太阳羽冠的男性太阳人(图)(18),与云南沧源岩画的羽冠“太阳人”一脉相传(图)。这种太阳人羽冠的形成,在图腾的演变观念中,是炎帝图腾羽蛇、鸟羽和太阳光芒的组合。从而形成了面向世界传播的特有形态。

    随着太阳神羽蛇氏族的北上流迁,“太阳人”出现在内蒙白岔河岩画、狼山岩画、宁夏贺南山岩画(图)(19),其年代有的早到一万多年之前。并越过亚欧草原向西方世界流迁,在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地下燧道,出土了7000—5000年前的太阳人石雕(高12,宽6厘米),它头顶羽标,立于圆球之上,左手握太阳,右手握月亮(图)(20);在加利福尼亚洲科斯山脉印第安人岩画的石刻“太阳人”,头戴太阳神羽冠,手持弓箭,年代早到1.8万—1.4万年前(图)(21)。传到南太平洋,澳大利亚先人在维多利亚河流域,刻画在因加拉迪水洞中的“太阳人”,也是羽冠正中插一羽标的印第安人太阳神形象(图)(22),它与印第安人羽蛇神庙中的“羽蛇太阳”、印加五国太阳庙的“男性太阳人”相似。蕴含着炎帝羽蛇部族发明“太阳历”的世界传播。看玛雅人、阿滋特克人的“太阳历”,印加人的“阴阳历”,苏美人和巴比伦人的“太阳历”及犹太人的“阴阳历”等,都是炎帝“太阳历”传播的翻版。

(二)羽蛇太阳神崇拜导致祭器绳纹陶的起源及其世界传播

    至今发现于世界各地的绳纹陶,张光直《考古人类学随笔》将它定认义为原始“采集人、渔人、猎人文化,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所有这些文化,大体都属于中国这个统一的传统”。

    《路史·后纪》说“神农耕而陶”。神农氏初开农耕社会,为祭祀羽蛇太阳神创新出蕴含宗教学、天文学和伦理学的绳纹陶祭器。陶器饰绳纹就是蛇纹的物化模拟,因而由此发展的印纹陶图案,也称为“蟠虺纹”,蝮虺蛇即蚺蛇类。曹振斌先生《中国早期陶器和陶器的起源》研究:“自湖南玉蟾岩、江西仙人洞到澧县彭头山的绳纹陶,从15000—9000年前,就已完成了陶器的发明与探索”。彭头山文化出土的绳纹陶三足器、圈足器、圜底器和筒形器等,已形成了蕴含图腾祭天的特殊器型组合,并由此传播全国和世界各地。

    苏联汉学家列·谢、瓦西里耶夫着《中国文明的起源问题》研究:“仰韶文化大量出土的绳纹彩陶容器,与西亚出土于伊朗、巴尔干、美索不达米亚、特洛伊等地的绳纹彩陶三足器、圈足器和圜底器相似,有的一模样”。他说“这些造型容器含有天神和人像的象征,人像的头部即器口表现为太阳的圆圈,那末这些人像即神像”(23)。雷科巴夫观察仰韶的圈足盘、圈足碗与亚西同类器物的相似性,他也说“这是一群裸女的神雕,她们把碗高高举向天空”(24)。这就,陶器饰以绳纹无疑是女巫“文身”祭天的原始造意,因而模仿蛇纹的几何纹也就成为陶器的纹饰。

    作为图腾祭器的绳纹陶,由于具有礼仪价值的驱动力,因而很早就传播到世界各地。张光直先生认为:中国绳纹陶从新石器时代一开始,就向南北传播,南传到南洋、中南半岛、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甚至太平洋区域;北经西伯利亚,一直传到了美洲,北欧绳纹陶文化为3000B·C,近东绳纹陶见可于6000B·C,斯堪的那维亚绳纹陶可见于中石器时代,北美东北森林文化绳纹陶为4400B·C(25)。

(三)羽蛇太阳神崇拜导致“日石文化”的起源及其世界传播

    羽蛇太阳神崇拜,由于“筑圆丘祀日”的需要,用土石建造的呈“外圆内方”型的祭坛,在湖洞湖区,从旧石器晚期(临澧竹马村遗址)到新石器时代的大溪文化,传至红山文化和内蒙古龙山文化的圆型古城及坛、庙、冢等石砌建筑,大多蕴含着太阳纹的圆形、    字形布局,“日乘龙”的符号化,由龙纹“S”,阴阳交午成的八卦太极图,聚合为“日石文化”的礼仪建筑模式。这种大都用巨石建筑的文化向世界传播,西方学者便称为“日石文化”(未必是恰当的名词)。

    定名为“日石文化”的伊里亚德·史密思在《早期文化的移动》一文中,认为:“日石文化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新石器文化”,也称为“蛇和太阳相联系的宗教”,他在整个地中海、印度洋及太平洋地区追踪“日石文化”,发现他们一些奇异的风俗“就像星座似的结集在一起”。看来,对“日石文化”研究较明白的是美国学者威尔士,他在《文明的溪流》一书中,认为头戴羽毛的阿济尔羽人(原居于西班牙阿济尔山洞得名),他们在西亚开创的农民文化称为“日石文化”,包括建造村落、城池、建筑金字塔和高大的坟墓,用巨石搭成高大的圆塔观象,还有一些奇异的风俗,如文身割体,用人祭祀天及幸运象征的      字等。他说这“日石文化”主人的流迁行迹,从英格兰巨石阵,经过西班牙,横穿世界,达了墨西哥、秘鲁(26)。这不正是崇拜“羽蛇太阳神”而建造“日石文化”流布世界的炎帝羽人——印第安羽人?!

    最具说服力的证据是,出现在欧、非、美洲地区及太平洋一带的“日石文化”——包括巨石阵、金字塔、神庙、观象塔在内的巨石建筑,都显赫出“太阳神羽蛇”——“九首蛇”、“眼镜蛇”[转载](和)第四章四篇 中华文化跻身世界主流的和合基因2010崇拜的灵魂。眼镜蛇雄踞在埃及金字塔法老和狮身人面像的眉间,也是印第安人羽蛇神庙巨石立柱的雕像。欧洲英格兰的巨石圆阵,是玛雅人公元前2700年建造太阳历的图示,直经约30米的巨石圆圈,立石高达5—10米,平均重量25—30吨,直立的石块上架着横梁,特别是圆阵内还对称性环立着8块巨石,研究者认为是代表着一年分八节的立历法(27),这与《易》说“神农别八节以始农功”的“八卦太阳历”相似,传说建造巨石阵的主人,也是“身披羽毛口中喷火的九首蛇”(图)。瞧,在美国华明俄州大角山顶上,印第安人用巨石建造的“魔力巨轮”,直径28米,有28行石砌的“轮辐”穿过圆心,研究者认为这“日石巨轮”是为羽蛇太阳神“预测夏至和冬至的太阳历”(图)(28)。瞧,印第安人在南太平洋密克罗尼亚的纳马托岛上,建造作为天柱城的废墟,用每根重大数吨的巨石共4328根,连成一道长800米的天国围墙,也传说该岛最早的统治者“是一条身披羽毛口中吐火的九首蛇”(29)。

    综上所述,在世界上,唯一的根据中国的上古史,便可揭示出人类变迁的法则。这就是人类与自然协同发展的图腾社会的演进,体现为中华“龙的传人”图腾——饕餮的氏族标志,“仿蛇文身”的祖先神、半人半兽神:“人首蛇身”——“九首蛇”和图腾神升化为“羽蛇太阳神”等,聚合出“天人合一”价值的宇宙观,形成和合文化的基因,这就是文明的生态史观。并在中国上古时代跻身于世界文化的主流,已形成了环球传播的历史。这一辉煌的远古史,便是现代弘扬传统文化,推进“社会和谐”、“世界和谐”、“跻身世界文化主流”的远大航标。

皇明气候改善 | 中国太阳谷 | 美盾豪窗 | 蔚来城 | 皇明光伏 | 太阳谷微排国际酒店 | 亿家能太阳能 | 欧迪克太阳能 | 中高温发电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Copyright©2012-2013 solar-science-we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太阳能科普网 鲁ICP备05008674